當前位置:首頁 > 高層之聲_qj >> 

傳奇“白衣伉儷”:11年在監獄與艾滋病“零距離”!

2019年07月03日      來源:中國長安網

中國長安網通訊員 趙鈺 王猛

  “如果沒有他,我可能最多只能活半年。但轉眼3年時間過去了,我還好好活著!”說這段話的,不是普通的病人,是一名正在監獄服刑的艾滋病人。

  他所感謝的,是云南省建水監獄醫院院長唐順保。

  記者見到唐順保時,做完膽囊癌切除術后的他,正在接受化療。妻子在旁邊默默照顧。

  當他與記者說起關于監獄醫院、艾滋病服刑人員的故事時,他平靜的語氣后面,卻有太多的驚心動魄和刻骨銘心。

  冒險拓荒“無人區”:集中治療艾滋病服刑人員

  1989年從云南中醫學院畢業后,唐順保來到建水監獄醫院工作。“唐大學”是教導員范云富等同事日常對他的稱呼,因為他是建水監獄醫院的第一個大學生。

  十一年前,云南省監獄管理局經全面篩查顯示,因毒品而感染艾滋病的服刑人員已增加,決定在省建水監獄率先試點進行集中關押、治療、改造。由于沒有前期經驗,加之監管改造壓力和職業暴露風險巨大,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壓力和挑戰。

  當大部分人談“艾”色變時,有一個人說:“工作總要有人干!我愛人愿意和我一起承擔這份責任,請求組織批準。”他就是時任監獄醫院黨支部副書記、院長的唐順保。他還向組織申請讓妻子王愛紅一起投入一線。

  “我父親是老中醫,我自己也是中醫學院畢業的,治病救人不應該區別對待,每一名服刑人員都應該享有平等就醫的機會。”唐順保說。

  王愛紅當時是監獄醫院的護士,考慮到工作大局,也為了支持丈夫,她作為第一批醫務人員到了“第八監區”(集中救治艾滋病服刑人員監區)。

  回想起最初的情況,唐順保清晰記得,由于沒有任何經驗可循,監管改造壓力和職業暴露風險巨大,全院醫護人員倍感壓力。

  對唐順保和戰友而言,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堅守在這個特殊場所,參與艾滋病服刑人員收監、告知、檢測、分類、治療、管理、臨床和實驗室隨訪、轉介……與艾滋病服刑人員面對面是他們的日常。

  王愛紅在工作中。

  提起唐順保,艾滋病服刑人員奎某總是連聲稱贊:“剛入院時,我的雙下肢腐爛,生活無法自理,同監舍的服刑人員聞到幾天吃不下飯。當時我很害怕,陷入了深深的絕望,也不愿意配合治療。但唐院長一直對我不離不棄、噓寒問暖,每天給我配藥、上藥,給了我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氣!”

  在醫護人員的悉心照料下,奎某的病情逐漸好轉,并能緩慢地獨立行走。現在,他還成為建水監獄醫院的“宣傳員”,協助醫護人員積極普及防治艾滋病知識,幫助其他艾滋病服刑人員卸下思想包袱,積極面對生活。

  奎某感慨:“如果在外面,我可能最多只能活半年。但轉眼3年時間過去了,我還好好活著。非常感謝唐院長,如果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的我!”

  “職業使命感是我對抗恐懼的武器”

  2010年的一天,唐順保、王愛紅夫妻接艾滋病服刑人員奧某回建水監獄。途中,奧某因艾滋病性腦病發作,不停用腳踢車窗,腳被劃傷流了血,還用嘴撕咬雜物。

  唐順保趕快大喊:“停車!”為了第一時間處置把危險盡快控制住,他直接抱住奧某。

  等奧某逐漸平靜下來,唐順保才發現自己身上也沾染了奧某的鮮血。王愛紅目睹了這一切,抓緊幫丈夫清洗血液,忍不住掉下眼淚。

  建水監獄醫院檢驗室醫務人員趙劍泉與唐順保共事多年,負責艾滋病服刑人員的抽血化驗檢測。因為擔心職業暴露,她也曾想過申請調離。在一次化驗過程中,由于儀器故障,帶有艾滋病病毒的血液濺在了她的臉上。

  “我吃了28天的艾滋病阻斷藥,藥物反應和心理負擔讓我非常痛苦。那段時間,唐院長經常找我交心談心,引導我用平常心看待職業暴露。”在唐順保的鼓勵和開導下,趙劍泉挺過了那一段最艱難的時光,選擇留下。現在,她依然奮戰在醫院檢驗室的崗位上。

  “每天‘零距離’接觸艾滋病患者,從沒害怕過是不可能的。每當害怕、惶恐的時候,職業使命感就是對抗它們最好的武器。”唐順保說。

  唐順保和醫護人員秉持“不歧視、不放棄”的態度,把時間留給了這群特殊病人。

  平日里,唐順保為他們查房、審閱治療方案、實施治療,為他們檢査身體、靜脈注射、抽血化驗。

  艾滋病服刑人員馬某說:“唐院長給我檢查身體,給我開藥、上藥,是他救了我,我很感激他。”

  有的艾滋病服刑人員,會突發消化道出血、呼吸道感染、皮膚病等艾滋病并發癥。監獄醫生“時刻準備著”,因為執勤警察發現病情,會第一時間呼叫:“醫生,醫生,病房里有情況!”

  2015年的一天,艾滋病服刑人員馬某全身出現大面積皮疹,高燒不退,病情危急;2016年的一天,一名艾滋病服刑人員突然病危……

  每當這個時候,唐順保總是第一時間沖往病房進行檢查和救治,甚至從死神手中奪回垂危的生命,未發生過一起醫療事故。

  即使穿著專業的防護服,也不能保證萬無一失。11年來,職業暴露的危險曾在唐順保和其他醫護人員身上發生過7次。他們每次都按照處置流程服用阻斷藥物,也承受著常人難以想象的煎熬。

  幸運的是,每一次都化險為夷。盡管如此,唐順保和他的醫療團隊仍然選擇繼續前行。

  “你退后不要靠近,讓我來!”

  如果有危險,唐順保總選擇保護別人,把危險留給自己。

  2014年4月11日,他們轉送艾滋病服刑人員鄭某到醫院就醫。途中,鄭某艾滋病性腦病發作,不停用雙腳踢車門,還要抓人。這時,唐順保及時抓住鄭某,不斷安慰他。同車押解的年輕警察尹濤趕來幫忙時,唐順保大聲喊道:“你退后不要靠近,讓我來!”

  尹濤非常感動:“我知道,唐院長這是在保護我。因為我當時剛參加工作,畢竟還經驗不足。但是,唐院長自己又何嘗不是血肉之軀?”

  唐順保說:“不但要帶好隊伍,更要保護好醫護人員的安全,不能有任何閃失。”

  從警從醫26年來,唐順保用醫者仁心,救治著服刑人員的身體,救贖著他們的靈魂。

  艾滋病服刑人員朱某是無接見、無匯款、無通訊的“三無”人員。服刑期間,他從沒提起家里的情況。在得知自己病危時,朱某告訴唐順保:“我還有親人,但我覺得對不起他們,我好想她們。”

  為了卻朱某的心愿,唐順保查檔案、查戶口、查電話號碼,通過努力與朱某家人取得聯系。電話接通的那一刻,朱某和他的家人泣不成聲……

  大墻內的這些故事,在唐順保眼里都是分內的事。他說:“服刑人員安心改造、積極改造,他們身后的家庭才能安定,將來才有希望團圓,社會能少一些不和諧不穩定的因素。”

  因吸毒染上艾滋病,又因販毒被判無期徒刑的王某,2013年入獄時十分消沉,唐順保的治療和引導幫助他重樹信心:“有病有痛,唐院長都親自處理,還鼓勵我積極改造,非常感激他。”

  2016年,艾滋病服刑人員奎某因雙腳大面積潰瘍,加之被判無期徒刑,對生活失去信心。唐順保和醫生們對他耐心治療、積極勸導。“那時我很絕望,唐院長和醫生們幫助我想開了,我很感激他們”,奎某說。

  有的醫院想高薪聘請唐順保,他婉言拒絕:“我愛這身白大褂,也愛這身警服。”

  去年剛取得執業醫師資格證的90后醫生譚潤民說:“唐院長鼓勵我學精醫術,治病救人,他就是榜樣。”

  在唐順保的言傳身教的背后,已形成了一個敢于擔當、勤于鉆研、不懼危險、甘于奉獻的團隊。

  為全國監獄提供“建水方案”

  在建水監獄醫院和八監區多年卓有成效的努力下,絕大部分的艾滋病服刑人員病情穩定、狀態好轉。

  經過十多年的探索,唐順保帶領團隊創立了一套成熟的艾滋病服刑人員集中管理治療規范體系。

  目前,建水監獄建立了以初篩、確認、告知為主的艾滋病服刑人員告知程序;完善了以檢查、分類、臨床治療、實驗室隨訪、醫學觀察、轉介為主的醫療程序;加強了依法管理,進行針對性教育的監管程序,為全國監獄管理治療艾滋病服刑人員提供了“建水監獄方案”。

  唐順保被評為全國司法行政系統先進工作者,被記個人三等功兩次,榮獲“2016年度云南十大法治新聞人物”、“2016年度云南省預防醫學會沃森公共衛生發展貢獻獎”等。

  這支“行走在刀尖上”的抗艾醫警團隊,勇于負責、忠于使命,被云南省委、省政府授予云南省第三輪禁毒和防治艾滋病人民戰爭先進集體。建水監獄2018年連續18年實現“四無”,被省司法廳記集體二等功一次,集體三等功一次。

  他毫無保留共享這些成果:“云南作為一個關押艾滋病服刑人員較多的省份,我們有責任和義務加強研究,為全國同行提供借鑒。”

  2015年12月,唐順保在國際紅十字會與中國司法部舉辦的研討會上就監獄艾滋病防治工作進行交流發言,受到與會國內外專家高度評價。2016年7月,司法部監獄局艾滋病防治工作組專門到建水監獄進行艾滋病防治工作調研。多家省內外監獄先后到建水監獄學習艾滋病服刑人員管理和治療經驗,他對每一個提問都耐心回答,將艾滋病防治經驗傾囊相送。

  “我耐受力比較強,能多堅持一下”

  2018年8月,忘我工作的唐順保病倒了。他因患膽囊惡性腫瘤多次接受化療,做了膽囊癌切除術,到現在已經瘦了16公斤。他告訴記者,醫生曾說他只能活3個月,但現在已經過了10個月了。

  記者了解到,剛開始,唐順保還拖著病體堅守崗位,積勞成疾卻全然不顧,直到躺倒在病床,才肯放下手頭的工作。“我耐受力比較強,所以能多堅持一下。”他如此樂觀地鼓勵自己和身邊的同事。

  2019年,唐順保返回崗位工作,由于查出新的包塊,6月,他不得不再次放下心愛的工作,重新接受介入治療。

  說起治療情況,他的妻子王愛紅心疼地對記者說:“治療時,要從股動脈直接打化療針水去包塊上,做完介入治療要平睡24小時才能下床。活動不方便,也疼,要打止痛針。”

  由于建水監獄醫院人手少任務重,唐順保把大部分時間都留給了艾滋病服刑人員,甚至在兒子出生后不久,他就讓還在坐月子的妻子返回了工作崗位。“兒子工作后最大的愿望,就是帶著我們一起去旅游,但一直沒能成行。”王愛紅遺憾地說。

  采訪時,他們的兒子也在旁邊照顧著父親。“90”后的他如今工作三年,是在職研究生,今年3月還結了婚。他說:“不管做人還是做事,爸爸都是我的榜樣。”

  “他很帥,樸實,有責任心,工作兢兢業業。”當記者問及王愛紅他的丈夫是個怎樣的人時,她這樣回答。

  “祝您早日康復,目前有什么心愿呢?”記者問。

  “希望盡快回到工作崗位上。”唐順保的回答樸素而真誠。

技術支持:云南建功星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網安備 53030202000289號
滇ICP備12005896號-1

江苏时时计划软件